图片 2

回馈社会

买来游戏账号又花数万买装备 却被原主“拿回”算盗窃?

12 5月 , 2019  

小偷两次用“货拉拉”下单偷摩托

买来游戏账号又花数万买装备 却被原主悄悄“拿回”,这算不算盗窃?

图片 1

昆山小伙吴某在游戏交易平台购买了网游“天涯明月刀”的游戏账号,此后又累计花4.9万元购买了一些游戏装备。没想到三个月后,这款游戏账号突然被人申诉了,脱离了他的掌控。报案后,他才知道申诉人是该游戏账号的原始注册人王某。

徐先生被盗的摩托车。 受访者供图

吴某报案后多番争取,当地警方找到了申诉人王某,并约双方在派出所见了面。吴某认为,该案属于刑事案件,王某属盗窃他的虚拟财产,除了要承担民事赔偿还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但当地警方向他解释,这是普通的民事纠纷,建议双方调解。吴某拒绝调解,近日他奔波在法院、检察院和派出所之间,打算走“刑事自诉”之路,但事情并没有他想象得那样顺利。

图片 2

紫牛新闻记者 任国勇

记者亲测,用“货拉拉”APP随便编个名字就可以下单。

网游江湖事

北京的徐先生一个多月内遇到两次摩托车被盗事件,嫌疑人都是利用货拉拉下单叫车偷运车辆。第一次被徐先生发现,作案未遂,第二次成功将摩托车盗走。徐先生质疑货拉拉的托运程序存在问题,司机没有尽到查验货物归属的义务。他还指出,货拉拉在注册方面有漏洞,用户无需进行实名认证就可注册下单,无疑为这类盗窃案件埋下了祸根。

买号买装备,花了6万多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此类利用货拉拉盗窃摩托车的案件近年来屡有发生。

结果三月后游戏账号脱离“掌控”

紫牛新闻记者 宋世锋 万承源

吴某是当地一物业公司职工,喜欢玩游戏的他为了能和朋友一起玩一款游戏“天涯明月刀”,于2018年7月份在网上寻找机会购买该游戏的账号。

两次盗窃

“我在百度贴吧里发帖求购‘天刀’账号,很快就有人回复了我,让我去一个游戏交易平台购买,这个平台就是‘盼之’游戏交易平台。”吴某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选中一个账号谈好价格之后,通过支付宝付钱,然后游戏账号通过平台过户到他名下,账号到手之后,他也修改了密码。

同一嫌疑人,

从7月份花1.3万元购买该账号后,他先后累计花了4.9万元购买装备。可到了10月2日,他突然发现这款游戏账号难以登录。

两次叫“货拉拉”来偷摩托车

吴某立即进行申诉,但由于自己使用该账号才三个月,账号内的一些好友不足八个月,达不到相应的申诉条件,所以自己并没有申诉成功。

徐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摩托车第一次遭遇盗窃是在8月27日晚上8点40分左右,当时他正在遛狗,回来发现嫌疑人正在把自己的摩托车往一辆货拉拉面包车里搬。

可以确定的是,吴某的账号脱离其“掌控”,也是有人利用申诉的方式悄悄将账号“掳走”。花了数万元买号养号,结果却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吴某气愤不已,事发后,一直在寻求找回账号的办法。

那次在现场的是1名2002年出生的嫌疑人还有1名货拉拉司机,嫌疑人发现物主到来后逃窜走了,徐先生因为担心货拉拉司机会开车把自己的摩托车带走,所以没有时间追嫌疑人,只扣住了司机。

吴某求助“盼之”网络游戏交易平台,了解到一些信息……

徐先生报警后,因为是盗窃未遂,没有造成财产的实际损失,而且货拉拉司机并不知情,警方没有进一步调查。

“偷走”账号的人

10月6日凌晨2点半,4名嫌疑人再次进入徐先生所住的小区,叫了一辆货拉拉面包车将他的那辆摩托车盗走,从进小区到完成盗窃只用了8分钟。徐先生说,在4名嫌疑人中,其中一人就是8月27日作案未遂的那个人。从监控视频中可以发现,因为摩托车上了龙头锁,搬运困难,司机还曾帮助搬上车。

悄悄注销支付宝和手机号

嫌疑人两次都利用货拉拉下单叫车搬运摩托车,使用的号码不一样,发货人姓名是伪造的。

“盼之”平台的客服人员根据平台遗留的痕迹,查询到了申诉人的资料为吕某,并查询到了他的户籍资料,以及相关联的电话号码和支付宝账户,但此次交易前,挂在平台上出售该账号的是一名宿迁户籍的女子。但在客服人员第二次核查申诉人的资料时,发现申诉人已经注销了关联的电话号码和支付宝账号。

紫牛新闻16日联系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工作人员表示案件目前还在调查之中,具体情况在调查结束后会进行发布。

“这就很值得怀疑,对方很可能是有预谋的恶意申诉此游戏号,注销的目的是反侦察,不让我们锁定他。”吴某告诉紫牛新闻记者。

“货拉拉”:不回避责任 想赔偿被拒

为了尽快维权,11月1日,吴某只身一人来到南京,他首先来到嫌疑人户籍所在地的燕子矶派出所求助。接待的民警详细问了情况,并且做了笔录,但民警发现,该案在昆山花桥派出所已经立案登记,同一案件不能重复立案。民警告知情况后,吴某还是不甘心,于是拨打了南京的110,后来有民警回复并通过信访接待的方式接待了吴某。

货拉拉市场部华北区域一位负责人说,对于徐先生遇到的事情,货拉拉平台并不回避自己的责任。

为什么会在昆山花桥派出所有立案登记记录呢?原来此前,吴某发现账号被人申诉导致使用不了,便向昆山市公安局花桥派出所报了案。

8月28日,货拉拉接到徐先生的反馈,称有人利用货拉拉下单,意图偷窃其摩托车,但是未遂。

根据昆山花桥派出所的立案登记“受案回执”,吴某一开始认为自己是遇到了诈骗便报了警,报案登记是按照诈骗登记的。由于迫切想追回损失,吴某也多次前往花桥派出所打听案件进展情况,但一直没有进展。于是,吴某想到了求助“盼之”网络游戏交易平台,了解到申诉人相关信息后,找到了南京燕子矶派出所求助。

这件事虽然没有给徐先生造成实际损失,不过货拉拉平台还是从客户关怀的角度,给了徐先生一笔“不菲的安抚金”,不过没有透露具体金额。货拉拉北京分公司也向徐先生做了道歉,徐先生表示接受,与货拉拉达成和解。

真相大白:

对于接受过货拉拉的安抚金,徐先生表示自己的目的不是为了赔偿,更重要的是向货拉拉方面提出整改意见。但没过多久爱车再次遭遇相同的盗窃手法被盗走,这让他感到很生气,认为货拉拉方面没有做出改进。

“盗走”账号的是该账号原始主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