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回馈社会

80岁老人被发现死家中身边无人 儿女因遗弃罪上法庭

12 5月 , 2019  

致命的孤独

原标题:四川80岁老人孤死家中,5子女被判遗弃罪获刑

图片 1

2017年5月下旬,四川省绵阳市平武县先锋村村组干部到80岁的贫困户张老太爷家走访时,发现其已死在家中,遂向平武县豆叩镇党委政府、豆叩镇派出所报告。经当地公安机关查明,因生活琐事,去世的张老太爷独自居住,去世前曾多次因病住院。当地的司法所、村委会等多次联系其四女一子共五名子女,但子女方均未有效履行赡养义务。

张顺安的老房子

图片 2

唯一确定的是,在生命最后一刻,陪伴张顺安的只有孤独。

在老人去世后,平武县公安机关对五名子女依法逮捕,平武县检察院随后提起公诉。

2017年5月27日早上,这位80岁的老人被人发现死在家里,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没人知道在生命的最后一瞬,他是否叫了谁的名字,是哭着还是骂着。

上游新闻记者(爆料微信号:shangyounews
)从中国庭审公开网看到,9月13日从平武县法院当天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一审判决张老太爷的儿子张某有期徒刑两年;女张某乙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女张某甲、女张某丙、女张某丁均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张顺安其实并不是孤老头,有妻子,也有儿女。他的亲人有的在外地打工,有的就住在几里山路远的邻村。但最后,他还是独自死在了四川省绵阳市平武县豆叩镇先锋村的家里。

图片 3

他死后,他的儿女因遗弃罪被送上了被告席。2018年9月13日,四川省平武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桩遗弃案。他的四女一子一审分别被判处一到两年有期徒刑,有的立即执行,有的缓刑两年。

张老太爷和其妻赵某某育有四女一子,大女儿张某甲和儿子张某均结婚在四川遂宁生活,二女儿张某乙在平武县豆叩镇务农,三女儿张某丙在平武县大印镇生活,四女儿张某丁在平武县经营生意。

这个结果让他老伴儿赵秀觉得冤。她细数张顺安对自己和5个子女的打骂,埋怨他的暴脾气。在老太太看来,她和5个子女,都是老人当初自己“赶走的”。就连附近的村民都说,这件事,“说不清是老的不对还是小的不对”。

据绵阳当地媒体报道,2010年后,二女儿因父亲脾气不好,加之自己常年在外打工,家里缺一个守家的,便将母亲接至自己家里生活,此后张老太爷便开始一个人独居生活。

但在当地司法机关工作人员看来,无论如何,张顺安毕竟曾经养大了他的儿女。一位老人生命的最后时刻,不应该如此孤独。

从2010年到事发,张老太爷的子女偶尔会看望张老太爷,但未就老人赡养问题进行有效协商,也未支付赡养费,未尽到赡养的义务。

这桩案子甚至被平武县委县政府刻录成了光碟,要求各乡镇、村组织群众集中收看。

2014年时,老人因身体不佳,居住环境差,长期无人照料,多人找到村组干部希望能被评为低保户,村组经过多次讨论后遂同意了张老太爷的申请,此后老人身体更是一日不如一日。

因为在平武县几个藏在大山深处的村庄里,张顺安并不是唯一一个守在老屋中的老人。

2016年开始,老人频繁因慢支气炎、肺气肿、脑供血不足、急性肠胃炎等疾病住院治疗,生活也几乎不能自理,村干部和卫生院医护人员给予老人照料的同时,仍一直努力通知其子女回来商量赡养事宜,但遭到其子女相互推诿,甚至态度恶劣、或将电话直接拉黑。张老太爷所在的先锋村村支书朱治华曾表示,老人去世之前多由村组干部轮流照看,派专人隔天轮流前去问候。

据平武县司豆叩镇司法所介绍,在老人去世前几天,老人曾到司法所寻求帮助,希望能够通过司法手段要求子女履行赡养义务。司法所介绍说,他们分别联系了张老太爷的五名子女,希望他们能够履行赡养义务,但仍然遭到了五名子女的推诿和拒绝。正当司法所人员将相关资料提交到平武县法律援助中心后,张老太爷便在家中孤独去世。

张顺安去世后,被埋在了老屋柴房的后面,大大小小的石头垒起一个一人高的坟包,没有墓碑,野草和小白花顺着坟后的山长过来,连成一片。这座新坟同老屋一样,背靠龙门山山脊,面朝着百米深的山谷,清漪江的支流在山谷里流过。

图片 4

生命中的最后几年,张顺安一直独自生活在这间老屋里。据豆叩镇派出所走访了解,最后一个见到这位老人的,是村里的民兵连长。为了照顾行动不便的张顺安,先锋村村委会的干部们两人一组,排了个值班表,轮流去他家中烧饭打水,简单地收拾一下屋子。闲时每天都去看看,忙起来就隔天去一次。

在9月13日当天的庭审中,五名子女作为被告人出现在法庭上。面对检方遗弃罪的指控,他们对罪行供认不讳,并通过辩护人递交了悔过书。平武县法院在经过合议庭商议后,认定五名子女犯有遗弃罪,分别判处了有期徒刑两年到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不等。

2017年的5月25日,民兵连长像往常一样烧好水,在锅里留下了足够吃两天的米饭,跟躺在床上的张顺安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5月27日早上,下一位轮班的村干部再次推开老屋的木门时,看到张顺安仍然平躺在床上,四肢伸展,已经停止了呼吸。他们无法确定从25号到27号,他究竟是哪一天去世的。

平武县政府将此事作为典型案例向全县进行了公开,将案件资料刻录成光碟,要求各乡镇、村组织群众集中收看,同时当天的庭审也通过中国法院网进行了直播。

“没有一个人在身边,没有儿女给他送终。”负责办理此案的豆叩镇派出所邓警官说,“从2016年到2017年,老人住院了大概有6、7次,他的子女只来探望过两次。”

平武县委宣传部在通稿中表示,希望通过这一反面案例,逐步扭转农村不尊老爱老人不良风气,助力脱贫攻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经过警方确认,老人是自然死亡的。5个子女在他去世后陆续赶了回来,最远的是在浙江打工的小儿子,最近的是两公里外银岭村的二女儿张群。张顺安的老伴儿赵秀,如今就住在张群家里,张群打短工养活着她。

责任编辑:

从2014年起,张顺安成为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他没什么大病,但上了年纪,身体总有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毛病。他的肺不大好,腿脚也渐渐不大灵便,有时候还会脑供血不足。

前年他摔了一跤,村里人把他送去了医院。他的骨头虽然没断,却从那之后,健康情况越来越糟,到最后,他眼睛看不清了,耳朵听不清了,生活也已然不大能自理。

张顺安最后一次住院是因为肠胃问题。他为了感谢村干部对他的照顾,专门买了一条猪腿,想送给村干部。但村干部没要,让他自己留着吃。

一条猪腿十几斤重,张顺安只有一个人,吃得很慢。他家里也没有冰箱,到后来,猪腿放得太久了,张顺安吃坏了肚子,腹泻不止。村干部打电话把他几个子女叫来了,他们连夜把他送去了镇上的卫生院。

入院的第一天,是三女儿陪护的,第二天和第三天,是小儿子陪护,其后“再无子女看护”。在去世前一周左右,张顺安“自行出院”,回到了他深山里的老房子,最终独自死去了。

图片 5

赵秀如今和二女儿住在一起

张顺安离开这个世界后,5个子女终于凑齐了一回,安埋了他。但他们没想到,父亲在离世前把他们告了。

去年年初,张顺安到豆叩镇的司法所“寻求法律援助起诉子女”,要求他们履行赡养义务。镇政府门口有4级台阶,并不高,张顺安想走上去,却又摔在了台阶前。楼里的工作人员赶忙扶着他进去坐下,他歇了很久才缓过来。

当时在司法所工作的戴晓玲看到了这一幕,张顺安的案子也是由她负责的。此后的几个月里,她不断拨通老人5个子女的电话,想把他们都叫到一处,商议老人的赡养事宜。电话打了很多次,事儿却始终没能张罗成。

“离得近的就说,等他们回来我就来,离得远的就说自己离得太远,不方便赶过来。”戴晓玲回忆。直到她听说老人的死讯,关于赡养的商谈都没能组织起来。

戴晓玲在司法所工作的年头并不长,但她已接触过不少类似的案件。一个老太太得了癌症,躺在医院里,子女们却不肯来付医药费,也不来照顾。她同样挨个打电话给她的子女们进行调解,解释法律的规定,劝他们到一起谈谈。

那次案例的结果算不错,老太太的儿女们最终凑到了一起,达成了赡养协议。如今,那位老太太也已经因病过世了,总算是有人给送终。

类似的案例戴晓玲能数出一大把,大同小异,都是有一个或病或老的老人留在村子里,无人照管。而儿女或是因为离家打工,或是为着赡养责任彼此扯皮,导致了老人无人照管。大多数案例也都在调解之后波澜不惊地解决了,儿女们晓得了不赡养老人的利害和后果。

而张顺安的案子,让戴晓玲有些唏嘘,老人的离世“非常突然”。她推测,他的子女们或许也觉得突然,“也没想到会这么就去世了”。这使得调解无法再继续进行,5姐弟最终被送到了法庭上。

对于这场官司,老伴赵秀抱怨,老头子“死了都不让子女安生”。

张顺安脾气差,和村里人、和子女关系都处得不好。就连在庭审当中,证人也提到了这件事,“确实也是整个村都晓得”。

他住在卫生院里,就骂护士给他打针打疼了。同屋的病友帮他打饭不合他口味,他也要骂。村里曾经集资修路,他到村委会拍着桌子骂,不肯出钱。

他年轻时因带人闹事,劳改了8年。离开家的时候,他的小儿子才3个月,等他回到家,孩子们都已经大了,与他也生疏了。他的脾气越发不好,时常发火,甚至曾把儿子的头打破过。他把自家的地都租给别人种了,日子将就着过。

就连警察在走访时都听说,早年间他的大女儿找了个上门女婿。只是后来,老头子把女儿女婿都给骂走了,说他们吃了他的用了他的。最终,他所有的子女都离开了他的身边,连老伴儿也搬走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