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被绝色歌妓推上皇位的皇帝

12 5月 , 2019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不平凡的女人,这句话用在唐武宗李炎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他生于太监当家做主、皇帝低头为奴的中唐时期,作为唐文宗的五弟,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王爷,与皇位的距离如同北京到纽约那么远。然而,历史制造了一个偶然的错误,而他最挚爱的一个妓女通过自己的胆识,硬是利用这个错误把他推上了皇位,从而开创了唐朝一段短暂的中兴。
唐武宗生于元和九年,最初的名字叫李瀍。二十七岁之前,他一直兢兢业业做王爷,任凭皇位在父亲穆宗、哥哥敬宗和文宗几个手里转来转去,而他只是尽情地四处观光旅游和关注医学的某个特殊领域——炼丹,过着极为小资的生活。因为这个原因,无论是皇帝,还是皇帝的主子——太监,都没有过分地关注他。在那个谁有才谁倒霉的时代,这可是走了狗屎运的大好事。在一次去邯郸自助游的过程中,他偶然结识了一位王姓歌妓,此女不仅艳惊四座,而且歌舞俱佳,让李瀍喜欢得不得了。唐朝是个婚姻世俗观念相对开放的朝代,娶个歌妓下人做王妃没什么丢人的。李瀍当即决定为她赎身,然后带回自己的王府里金屋藏娇。二人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即使李瀍后来成了唐武宗。
就在他们安享王府生活的时候,大唐帝国的时局却因为立嗣一事而一波三折。当时在位的唐文宗是一位勤劳的皇帝,面对太监干政曾想借助大臣的力量加以铲除,但在甘露之变中遭遇了彻底失败。此后,大宦官仇士良、鱼弘志等人完全掌握了唐朝中央大权,在唐文宗面前比亲爹还牛气。唐文宗要权力没权力,要自由没自由,皇帝当得比太监还难受。就拿册立太子这种关乎帝国未来的事来说,唐文宗都难有所作为。最初,唐文宗想立哥哥敬宗之子晋王李普为嗣,可惜这孩子命薄,于太和二年六月五岁夭折。无奈之下,唐文宗转而立自己的儿子鲁王李永做了太子。这时正受宠的杨妃却不满意李永,总是找各种机会想废掉他。大概是她的害人之心太过虔诚了,没等她真的动手,李永就已经突然死去,连病因都找不出来(仇士良等人绝对脱不了干系)。杨妃这下高兴了,极力向老公推荐安王李溶。唐文宗这时也在犹豫,宰相李珏这时站出来力劝立唐敬宗第六子、陈王李成美为太子。经过一番较量,宰相最终战胜了皇妃,李成美顺利成为皇储。
经过前太子李永暴亡的事件后,唐文宗的精神受到严重打击,既然不能把气撒到太监身上,就只能找几个宫女当替罪羊。所谓气上加气,身体吃不消了。他原本计划为李成美举行隆重的行册大礼,没等那天到来,他就一病不起了。弥留之际,唐文宗密旨宦官枢密使刘弘逸与宰相李珏等奉太子监国。但是另外两个大宦官仇士良、鱼弘志却另有小算盘,如果陈王登基,那么有拥立之功的就是刘弘逸与李珏,他们二人日后就要坐冷板凳。所以二人置文宗的圣旨于不顾,公开提出以太子年幼多病为由,提出更换皇太子。文宗想争却只剩一口气,宰相李珏反对了半天,手里没有兵权,也只能是动动嘴皮子。兵贵神速,仇士良立即伪造了文宗的诏令,册立安王李溶为皇太弟,派神策军赴十六王宅迎请安王即位。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不平凡的女人,这句话用在唐武宗李炎身上再合适不过。他生于“太监翻身把歌唱”的中唐时期,作为唐文宗的五弟,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王爷,与皇位的距离如同北京到纽约那么远。然而,历史制造了一个偶然的错误,而他最挚爱的一个妓女通过自己的胆识硬是利用这个错误把他推上了皇位,从而开创了唐朝一段短暂的中兴。

美洲杯投注网站,唐武宗生于元和九年六月十一日,原来的名字叫李瀍。27岁之前,他一直兢兢业业作王爷,任凭皇位在父亲穆宗、哥哥敬宗和文宗几个手里转来转去,而他只是尽情的骑马游乐、求仙炼丹,过着极为小资的生活。一次外出游乐时,他在邯郸结识了一位王姓妓女,此女不仅艳惊四座,而且歌舞俱佳,让这位王爷喜欢得不得了。李瀍当即决定为她赎身,然后带回自己的王府里金屋藏娇。二人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即使后来唐武宗做了皇帝。

就在他们安享王府生活的时候,大唐帝国的时局却因为立嗣一事而一波三折。当时在位的唐文宗是一位勤劳的皇帝,面对太监干政曾想借助大臣的力量加以铲除,但在甘露之变中遭遇了彻底失败。此后,大宦官仇士良、鱼弘志等人完全掌握了唐朝中央大权,就连唐文宗册立太子一事都要过问。最初,唐文宗想立哥哥敬宗之子晋王李普为嗣,可惜这孩子命薄,于太和二年六月5岁夭折。无奈之下,唐文宗转而立自己的儿子鲁王李永做了太子。这时正受宠的杨妃却不满意李永,总是找各种机会想废掉他。大概是她的害人之心太过虔诚了,没等她真的动手,李永就已经突然死去,连病因都找不出来。杨妃这下高兴了,极力向老公推荐安王李溶。唐文宗这是也在犹豫,宰相李珏这时站出来力劝立唐敬宗第六子、陈王李成美为太子。经过一番较量,宰相最终战胜了皇妃,李成美顺利成为皇储。

经过前太子李永暴亡的事件后,唐文宗的身体受到严重打击,除了追赐儿子为“庄恪太子”外,还把火气发到太子身边的宫人身上。他原本计划为李成美举行隆重的行册大礼,但因为这次心结的后遗症却一病不起了。弥留之际,唐文宗密旨宦官枢密使刘弘逸与宰相李珏等奉太子监国。但是另外两个大宦官仇士良、鱼弘志却另有小算盘,如果陈王登基,那么有拥立之功的就是刘弘逸与李珏,他们二人日后就要坐冷板凳。所以二人置文宗的圣旨于不顾,公开提出以太子年幼多病为由,提出更换皇太子。文宗想争却只剩一口气,宰相李珏反对了半天,手里没有兵权,也只能是动动嘴皮子。兵贵神速,仇士良立即伪造了文宗的诏令,册立安王李溶为皇太弟,派神策军赴十六王宅迎请安王即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