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中国商报:“镉大米”折射土壤污染 经济越发达污染越严重

16 8月 , 2019  

距离国家公务员[微博]考试时间越来越近了,考生们此刻临时抱佛脚最重要的是记忆一些可以增加写作亮点的箴言,中公教育[微博]专家建议考生,高手在民间,老百姓的话代表了民声民意,同时也是你写作时的宝贵财富。

  中国商报5月31日讯近期,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网站公布了第一季度餐饮食品抽验结果,其中一项结果为44.4%的大米及米制品抽检产品发现镉超标。广州市食药监局共抽检18个批次,有8个批次不合格。在广东省食安办公布的抽检31个批次的不合格大米中,有14个批次来自于湖南,镉含量从每公斤0.26毫克到0.93毫克不等。持续发酵的超标镉大米事件不仅导致湖南、江西、广东等地的大米销路遇阻,更让公众对农田污染给百姓餐桌带来的威胁有了新的担忧。

影响:过度开发侵害百姓利益 给食品安全带来威胁

大米中的镉究竟来自何方

人民网网民“丁子一”:工业在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利益的同时,排污对土地、水资源、环境等造成的破坏也是触目惊心的!在这一系列的问题背后我们忽略了对权力的控制,使得有些人为所欲为狂占社会资源,过度开发挤吞百姓利益。

  2002年,农业部稻米及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曾对全国市场稻米进行安全性抽检。结果显示,稻米中超标最严重的重金属是铅,超标率28.4%,其次就是镉,超标率10.3%。
  五年后,南京农业大学教授潘根兴带领其团队在全国六个地区(华东、东北、华中、西南、华南和华北)的县级以上市场中随机采购了大米样品91个,结果表明10%左右的市售大米镉超标。中国年产稻米近2亿吨,10%即达2000万吨。他的团队还研究表明,中国稻米重金属污染以南方籼米为主,尤以湖南、江西等省份为烈。
 

网网民“
天地外星人”:从三聚氰胺奶到地沟油,从牛肉膏到鼠肉串,从水银刀鱼到苏丹红蛋,从瘦肉精到镉大米,不断出现一种接一种骇人听闻的化学食品,食品安全防线一步步走向崩溃,在唯利是图、一切向钱看的歪风冲击之下,我们的道德节节败退,走向崩溃,每位国人需要深度反思。

  让潘根兴没有想到的是,七年后,他的研究报告会因为镉大米风波受到如此多的关注。
  缘何只出现在冶金、塑料、电子等行业的重金属元素会出现在农业生产中且对土壤的污染如此之严重?潘根兴在采访中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在加工、流通等环节,大米在一般环境下是接触不到重金属镉的,问题只能是出在源头上,种植大米的水源和土质出了问题。金属镉通过废水排入环境,再通过灌溉进入土壤,水稻在种植过程中吸收了土壤中的镉。
  “这些对土壤造成重大污染的重金属镉主要来自矿山,在这些有冶炼区域的地方重金属元素含量高,其排放的废气扩散后可能随降雨落到农田中。工厂排放废气中含有的镉也会通过大气沉降影响较远地方。此外,一些对农作物施用的肥料中也含有重金属镉。”他表示。
  据记者了解,湖南、江西、湖北等稻米主产区的灌溉水系,如湘江、赣江、汉江等河流,沿岸城市的有色金属开采和冶炼业都比较发达,导致整个水系的重金属污染情况异常严重,其中的镉成分,通过灌溉的方式,进入土壤并富集。
  于是,走到污染链的最后一环节,南方人日日食用的口粮作物——水稻便变成了最典型受害作物。
  对于镉大米中重金属元素的来源,华南理工大学轻工与食品学院教授郑健仙也持有类似看法。他告诉记者,镉大米事件暴露出食品领域安全问题往往出在源头上。上游土壤、水分等生态环境遭受破坏导致食品工业原料受到污染,这也是后续治理中的一个难点。不仅仅是大米,食品加工的原料包括禽类、粮食作物、农产品与果蔬等越来越容易产生问题。
  “镉大米事件也隐射出存在于农产品领域的诸多问题,尤其是存在于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等地区,经济越发达的地区水源与土壤等污染就越严重。”他表示。
  据记者了解,我国的重金属污染在北方只是零星的分布,在南方则显得较密集,在湖南、江西、云南、广西等省区的部分地方出现一些连片的分布。其中,受镉污染和砷污染的比例最大,约分别占受污染耕地的40%,仅镉污染土地就可能达到8000万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