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娱乐

乱世浮城

12 5月 , 2019  

娄烨、郝蕾、李志、沼泽、武汉、爱情……太多让人心动的关键词让人没有理由不走进影院去为票房做贡献。满心以为提前看了预告片就有所铺垫有所缓冲,以为顶多就让心里再多难过一点就罢。却是高估了时光的能力,时间从未能够改变娄烨直戳人心的能力,于是伴随电影的是我从始至终几乎窒息的揪心的疼痛。时间也从未能够避免爱情在每个人的一生中刻下深深浅浅的伤,于是爱情来的时候,无人幸免,无人不苦。
影院里很冷清,几乎成为我和同行的朋友的包场。也许是不满自己喜爱的导演不被热捧,心里已经埋下幽怨的基调,于是当李志的声音在影院里弥漫开来的时候,我的心瞬间就被揪住,狠狠的。而娄烨亦毫不含糊,一开场就在激昂的《欢乐颂》里上演死亡,很显然的,揪心窒息的感觉是再也不会散去了。
之后的之后我在满心低气压中看完了此片,甚至电影散场灯光亮起来的时候都还呆坐在椅子上无法缓过神来。一颗心就像被带茧的手狠狠捏住,钝钝的沉重的疼和些微的犀利的刺痛交织不散,更多的,是喘不过气来的压抑。后来沼泽的声音浮进耳畔的时候才明白了这种整颗心悬在半空中惊慌的落不下来的感觉的源头,原来,全是因为这些“惊惶”的爱。“无论我裹着多少衣裳/也掩藏不住我的惊惶/无论你笑得多么温柔/也抑压不住你的悲伤//可你说前面多少荆棘/也阻挡不住你的勇气/无论我变得多么脆弱/也摧毁不了你的执着”。
离开影院后我依然恍惚的无法回归现实,而之前那些深入人心的摇晃的镜头让穿着近10cm的高跟鞋的我在奔驰而来的地铁面前头晕目眩几近摔倒。后来才明白,不是镜头惹的祸,不是高跟鞋惹的祸,是因为我一直在发抖,是因为电影击中了我,让我难以自拔。因为看过的预告片让我好难过,所以在电影初始时就跟身边的朋友说,没准我会哭。结局却是欲哭无泪,只剩难言的隐痛。一部能让人想要说千言万语却又失语的电影就是好电影。所以除了说真牛逼还是说真牛逼!
电影是可以归入都市悬疑片的行列的。导演做足了功夫,所有要素都齐了,还紧跟了社会现状:富二代,微博,情人,炮友……忽略这些现实的因素和扣人心弦的剧情,我只想谈谈感情,只因一切皆由情起,亦由情灭。
******************以下内容主观色彩浓厚且有剧透,慎看*****************
她是妻子陆洁。起初的陆洁还有柔情温婉的笑脸。女儿可爱乖巧,丈夫事业有成疼惜人,于是她心甘情愿回家当让丈夫放心的家庭主妇。他们温柔的亲吻做爱,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完满。短暂的温情几乎还没产生温度桑琪就带着儿子宇航好似无意的闯进了她的生活,没有巧合,只有注定。她骗不过自己的眼睛和聪明,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她痛哭流涕,她愤怒难当,然后选择了沉默着暗自对抗。但是显然战争永无胜局。浮城里的情欲此起彼伏,即使走了小三,还会有小四,死了小四,还会有小五……谁也无法比谁多幸免多少。于是后来晃动的镜头里,素颜的郝蕾在我的视线里几乎只剩下了一双,绝望而哀怨的眼。她深爱他,所以她恨她闹,却无法向那个像他的小男孩下狠手。所以她在黑暗中静静流泪,也在背叛中依然坚定的说“我爱你”。她也曾以为他会回来的吧,所以尴尬的相逢中她依然假装无事人一般的跟女儿说“你看爸爸来接你了”,哪想男人却说“你先回去吧”。她终于彻悟,这个男人,永远不会只属于她一个。她不能忍,于是她选择离开,选择“不记得了”。只是那双淡漠而绝望的眼让我们看得清楚,这场因爱而生因爱而灭的婚姻,她怎可能忘却。何况,她还砸了蚊子满脸的血,那个暴雨的日子,怎可能不记得。如同最后沼泽的吟唱“爱就是奇迹,你就是希冀,我却没有勇气”,于是她终是选择了放弃。
她是情人桑琪。伍尔芙说,“出来找乐子的男人,碰上用情太深的女人,犹如钓鱼钓到白鲸”。桑琪就是永照钓到的白鲸,所以无论多苦多难多委屈她也无怨无悔的为他倾尽一生。预告片里出现的电影里没出现的一幕其实让我觉得很心疼她。“他跟你做爱的时候什么样”“很温柔”“我也想要温柔的”。她是羡慕陆洁的。同样是永照的女人,当陆洁陪伴永照柔情似水的度过每一个慢慢长夜时,她却只能默默地在简陋的屋子里炒着菜等候她深爱的男人短暂的出现然后又离开;当永照和陆洁柔情似水的做爱后,迎接她的是大骂的“骚货”和强势的“入侵”。同样是永照的孩子,当陆洁的女儿舒适的坐在车里跟随母亲回家时,她却只能跟宇航在风雨里踽踽独行;当陆洁的女儿在专门的老师教导下学琴时,她的宇航只能拿小手戳着简破的小琴听爸爸许诺一个无望的大钢琴。面对外物,物质的弱势让她显得有些尴尬的瑟缩。但面对深爱的男人,她从未却步。她羡慕陆洁,说白了羡慕的是陆洁得到了更多的爱。她的醋意不在外物,只在内心。就像她后来呓语一般的轻叹“其实我现在特别的幸福,我就想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切的一切更加印证了后来她倔强而决绝的吐出的那一句“我就要这个人。我吃过苦,我什么都不怕”。当她终于跟自己深爱的男人和这个男人给予的小宝贝一起坐在散满阳光的教室里听老师弹琴时,她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腼腆甚至青涩的幸福的微笑。感情面前如此坚韧的女子其实是让人心生畏惧的,但也是最让人动容的。她永不妥协永不言弃,终其目的,只是为了一个字:“爱”。她是复杂的,她想利用正室赶走新欢,才酿成了连环的悲剧;她是纯粹的,要的只是他,只因为他是他。抽离掉伦理道德的面纱,也不过是因为爱太深了罢。如若不是那些层出不穷的新欢让后来的她难以承受,是否她甚至都不会谋上位,是否大家都能即使傻逼也相安无事的盲目幸福着呢。
他是丈夫乔永照。他是最有情的男人,爱人情人,人人关照到;甜言蜜语,句句发自肺腑。他也是最无情的男人,谁都爱,其实就等于谁都不爱;说到底,我宁愿相信,他不停的猎艳不过是因为还没遇见最爱。他爱陆洁,否则他不会请求警官“不要告诉我的妻子”,更不会求他的情人“不要再见她了”,他竭力的保护着她和他的家庭。他也爱桑琪,否则他不会在难以自控的愤怒打骂后因自责心疼而使劲的打自己骂自己混蛋,更不会天天坚持去看一看陪一陪这位无怨无悔的情人。而面对那些层出不穷的新鲜躯体,也许他只是在名利场中压力太大太需要释放和雄性本能的刺激。只因看穿了他的分裂他的脆弱孤单,所以对这样的男人我是有怨怼的,却又是包庇心疼的。他错了,他也没错。谁都有可能在浮世中遇见相似的纠结感情,所以谁也没资格进行是非的评判和道德的指谪。电影总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于是这些情欲和阴谋交织的故事时时刻刻都在我们周遭上演,只是因了没如电影一般的闹出人命就沉沉浮浮随风散去了。我们都活在谎言与真相交织的大梦中,有时谎言就是真相,而真相亦是谎言。一切皆可信,一切皆不可信。只是天空有鸟飞过,就必然留下痕迹。痕迹终会消散,或者,终在某一刻生发出一朵鲜美或者糜烂的花儿。消失或者美好或者败坏,皆是代价。
她是在校大学生蚊子。永照说,我跟她就一次,然后删掉了微博上的关注。警察说他们就是一夜情。而这真的只是一次微博的约炮和一夜情吗?如果是,她怎会在微博上发着迷茫的自拍照问“我该怎么办呢”,怎会嘟囔着嘴撒娇的问“乔大鱼,下周六周日你有时间吗”,怎会肆无忌惮的在大街的中央黏住这个成熟的男人索吻呢。我想这是一场新的爱恋的起始,只是还未待她学会选择爱或者不爱,选择离开或者承受,她就永远的消失在了一场连环的爱的“谋杀”中。她赢在了年轻,也输在了年轻。后来散碎的星火中她的灵魂终于离开,黑暗中转身跑开的身影不知到底是甘心还是不甘。只是一切终究是该结束了。出于私心,其实我是希望一切就停在这就好了,希望那个无法忘却蚊子的秦哥不要再查下去。就让接受私下和解的蚊子母亲面对没有温度的房子和存折去悲伤车祸的残忍就好(如若她得知了真相会不会反而更加崩溃),就让大家都暂且幸福吧,哪怕只是看起来的。可是娄烨还是让永照和桑琪在几个月后接受了警方调查,他坚持了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他是对的,只是我不够坚强,犬儒的想要幸福假象也不要残忍真相。
有情皆孽,无人不苦。而到处都有痛苦,而比痛苦更为持久且尖利伤人的是,到处都有抱有期望的等待。
无人能够评说更多。所以让我们祈祷,不要爱上这样的男人吧。如若当真爱上,果断离开或者就勇敢承受,尽力不要伤害别人,然后自求多福吧。
痴愚如我,选择隐忍伤痛,勇敢去爱。仅供参考。 ——2012/10/20夜。

只看过娄烨导演的《推拿》,十分喜欢这种风格的电影,于是找来了《浮城谜事》看,开头的“改编自天涯热帖”着实让我有一种翻开《知音》狗血故事的错觉。不得不佩服编剧赋予这个烂俗的“斗小三“故事的生命力,才让这个故事不仅有接地气的气质也有关于人性的思考。看了两遍,也对导演对于讲故事的节奏感到惊喜,让你置身其中,不紧不慢跟着走。

整个电影摄影上色调灰暗,类似于手持摄影的方式可能引起了很多观众的不适,而娄烨好像特别偏爱这种摄影风格,意在创造真实的氛围。抖动的摄影可能更能带给我们一种浮躁的感观。每个人物的内心都是飘着的,这可能也像是这个社会的氛围。航拍的武汉总是离不开雨,不管是电影中阴沉的天气还是过度曝光的刺眼光线都让人感到十分压抑。环境大多为人物,情节服务。片子中的三场大雨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也让人物的个性不断得到凸显。

按时间顺序的第一场雨是桑琪结实陆洁后的第一次出游回家。中产阶级陆洁开着车载女儿安安回家,碰巧没有带伞的桑琪只能坐上陆洁的车回家。在车里,桑琪用毛巾给儿子宇航擦头发的时候哭了,眼泪里一方面有丈夫出轨(丈夫永照也就是陆洁的丈夫)的伤心,一方面也有自己生活窘迫而陆洁中产水平的不甘。含着眼泪的桑琪是心酸的,要强的她也因此下决心守护属于自己和宇航仅有的那一部分爱。

如果说第一场雨是凸显了桑琪的心酸,那第二场雨则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两个女人对于爱情的自私与疯狂。人在雨中好像更容易宣泄自己的愤怒,而密集的雨点有了生命,打在手上,脸上,却在无形中放大了慌乱,膨胀了为所欲为的自私。于是生命便无价值可言,沦为了“受害者“泄欲的工具。可以说,蚊子的死并不只由陆洁和桑琪两人造成。不可否认,在斗小三中,陆洁捡起石头就往蚊子头上砸是并不想夺其性命的,桑琪在陆洁落荒而逃后将蚊子推下围栏也并不想夺其性命。可事实上,这两人直接促使了蚊子的死亡。

然而,谁又能说乔永照的一夜情,富二代的飙车游戏,母亲的庭下和解放弃追查真相不是杀害蚊子的元凶呢?她自己不洁身自好与当下整个社会的浮躁又是一种呼应,人人都是杀害蚊子的元凶。到最后自由的也只有灰心丧气,逃离这个世界的蚊子。即便她母亲在事故现场给她烧纸,也不过是母亲想给自己的良心找到解脱。用女儿的死换来的钱和房产,真相是什么她并不在乎,烧纸钱的母亲没有泪水只是默默地烧,护栏上的蚊子(魂灵)带着不信任的眼神逃离了,不安的灵魂到哪里停留,没有归宿。

可以看出的是作为女人的桑琪更具心机,却不够陆洁有魄力。桑琪巧妙利用陆洁这个正房除掉了小三,带来的不过是丈夫永照又一次的一夜情。陆洁跟踪蚊子打击报复却也没有料到还有桑琪进行对蚊子的补刀。桑琪暴露身份的同时也不惧怕和陆洁的正面对抗。桑琪留了个空间给永照做真正的男人(相对于和陆洁相处),陆洁只会高高在上一步步揭开永照虚伪的面目。而陆洁的自以为是太可笑了,以为能轻而易举夺走桑琪的一切,殊不知,有了儿子宇航的桑琪在筹码上一点也不比陆洁弱。桑琪面前的永照也更多了掌握了和桑琪婚姻的主导权。所以最大的输家只会是陆洁。

值得玩味的是五个人同时出现在桑琪住处,陆洁对安安说“安安,爸爸来接我们回家啦“,桑琪说”宇航,爸爸回家啦“的戏剧冲突。那一刻作为观影者的我血脉喷张,就等永照做出选择。

我原本以为懦弱的永照会和陆洁回家,因为他需要钱和社会地位。而这些都必须依仗陆洁,桑琪这个“蠢女人”不会赢。而事实是,永照选择了桑琪。进一步分析,这样的做法并不理智却也符合他的处境。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这般田地,他能做的只能佯装成一个强者维系仅有的自尊。所以他留下来了,他要泄愤,砸东西,打桑琪。他已经失去了理智,苦心经营了多年的两个家庭就这样毁了。而他只能选一个。

与其说陆洁让永照做选择不如说永照除了桑琪没得选。他并不爱桑琪,桑琪只是很多个偶然中的一个特例——怀孕了。桑琪的筹码我想只有两个。第一个是儿子的家族地位。第二个就是桑琪面前的永照相比于陆洁不需要伪装的那么辛苦。那么这场博弈谁是赢家呢?

没有人赢。

陆洁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回公司和财产,但她失去了生活的热情与对爱情的向往。永照选择了桑琪却也沦为了和桑琪一样为生计奔波困苦的人。桑琪看似得到了一切,却也得烦恼于上门敲诈的拾荒人,这也就引出了第三场雨。

如果说之前的故事过于伦理狗血,那么最后一场雨绝对是将主题拉到另一个高度了。因为钱,拾荒人可以三番两次敲诈桑琪。因为烦恼,永照教训一顿也合乎常理。而在大雨中,似乎永照下手更狠,本可以打得血肉模糊放他一条生路,却又回头弄死了奄奄一息的拾荒人,这样的剧情也更加合乎常理。永照没有人性,确实如此。一个没有爱的人,哪里来的人性?铁锹一下接着一下,拾荒人倒在了血泊中,永照将多年的不痛快全部发泄在了一个弱者身上。而这个弱者弱到什么程度呢?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住处和存在,就连尸体也是由一群的小孩的足球引出。这个社会正是如此,血淋淋,无比残酷,却真实。我们该去同情他吗?那么,我们又能同情这部电影里的谁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